雷諾研發自動駕駛技術 計劃2020年前量產

雷諾-日產聯盟和微軟共同宣布,雙方簽署了一項合作研發新一代智能互聯汽車的長期合同,該合作將以微軟Azure云計算服務為基礎,計劃在2020年之前研發超過10款具備自動駕駛功能的量產車型廣州車展期間,雷諾集團首席競爭官蒂埃里•波洛雷先生與雷諾集團高級副總裁東風雷諾汽車有限公司總裁福蘭先生向網上車市詳細解讀了雷諾未來的可持續出行方式。

雷諾研發自動駕駛技術 計劃2020年前量產-圖1

網上車市:智能互聯配置現在是一個非常流行的趨勢,每一個品牌在推出新車型的時候,都不可避免地要搭載這種類型的系統。目前給人的感覺是,各個系統之間是大同小異的。我想問問雷諾在智能互聯系統這一塊的賣點是什么?

蒂埃里•波洛雷:我們有三大關注的重點:第一是零排放;第二是智能互聯;第三是自動駕駛。智能互聯跟自動駕駛之間有著非常重要的聯系。比如我們推出的ZOE電動車,是零排放車型當中最主打的一款車型。在這四年間,我們在ZOE這款車型上已經實現了智能互聯,現在所有的數據都能夠跟電池的功能連接到一起。之前我們用的是R-Link®1系統,現在升級到R-Link® 2,所有這些都可以實現車內的智能互聯,而且也可以利用很多APP實現這種互聯。

網上車市:未來雷諾怎么定義或者判斷智能出行?有沒有開發一些技術去應對智能互聯出行的需求?

蒂埃里•波洛雷:我們對未來也有愿景和設想。我們未來的設想是,推出的車型好象是一部智能手機或者是平板電腦,或是其它個人電腦設備,就像在個人的辦公室或在家里面運作一樣。這樣就能夠為我們的客戶提供他們所需的服務,比如在保險或者維修、保養,還有信息數據交換等方面的服務,就好象是用戶在家中使用一個網速非常快的電腦一樣。

未來,這種智能互聯也能夠使我自動駕駛成為可能。因為要實現自動駕駛,就必須要不斷地把信息輸入到汽車里,確保汽車在單行道上能夠安全地運行,或者是在交通非常繁忙的城市區也能夠安全地出行。這樣,就需要我們不斷地把包括地圖等所有信息傳輸到這輛車當中。同時,還需要車與車之間的一個互相溝通和交流,以及汽車與周邊環境的溝通交流。這樣才能確保安全的自動駕駛。這種智能互聯的能力和自動駕駛之間的關系也是顯而易見的。不管是車主還是乘客,當他們換到自動駕駛的模式的時候,或高速公路里面開啟自動駕駛模式的時候,就能夠讓車自動駕駛,自己在車內做其它事情,比如開視頻會議等等,而所有這些都需要非常強大的一個智能互聯的能力才能夠實現。

我們希望通過創新能夠讓消費者的生活變得更加輕松。我們希望能夠給客戶提供最好的產品,也希望通過這種自動駕駛以及智能互聯的能力,能夠為他們提供更好、更新的出行解決方案。所以,這種讓客戶的生活更加輕松的品牌承諾,也跟我之前所描述的那些已經成為現實的成就,是高度契合的。而且,在我們的品牌承諾當中,也希望所有的這些新產品,都能讓顧客唾手可得,這并不需要等很多年,預期到2020年就可以實現,把我剛才所描述的那些呈現在客戶面前。

第三個問題,關于智能出行。這一方面,我們之前也做了很多嘗試跟實驗,比如說拼車等等這樣一種新型的出行方式方面,其中一個例子就是Autolive。Autolive雖然是設在法國的一家公司,但其實它的服務跟產品是出口到北美其它國家的,也包括歐洲等等國家。我們也參與到了這樣一個業務當中。另外,我們也跟他們一起合作,去推出智能出行方面的解決方案。在未來幾年,城市的規模將會越來越大,城市居民的數量也會不斷上升,將有60%的人口生活在大都市。都市出行已經成為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也是大家非常關注的一個議題。所以,可以看到,在電動車、實現智能互聯以及自動駕駛這三方面,它們是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的。我們也希望通過智能駕駛,可以提供一個更好的出行方案,解決城市污染、停車難等問題好。

雷諾研發自動駕駛技術 計劃2020年前量產-圖1

福蘭:東風雷諾設在武漢,我們也希望能夠跟武漢當地的政府機構和部門一起合作。因為武漢現在也希望能夠開發一種非常智能的出行解決方案,這對于世界上的很多大城市來說,都是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我們現在推出了很多新的舉措。在武漢,我們會在年底之前開放自動駕駛試驗區,旗艦款電動車,就是ZOE,會在這個試驗區里面運行。ZOE這款電動車,它不僅能夠實現智能互聯,同時也有自動駕駛的功能。所以我們會在武漢來進行實現自動駕駛愿景的嘗試。

網上車市:目前已經有很多車企開始采用了小排量的增壓引擎,而雷諾目前在華銷售的產品中多數是以2.0升和2.5升的自然吸氣。雷諾海外車型已經開始使用渦輪增壓發動機,國內預計什么時候開始普及?

蒂埃里•波洛雷:很快,我們也會在中國推出這種發動機。全新一代科雷傲所采用的發動機,也是非常先進的。它不僅可以提供強大的動力,而且可以實現非常出色的燃油經濟性。我們做過測試,這臺發動機的燃油經濟性,完全可以與渦輪增壓發動機媲美,甚至性能更好。我們也在不斷地向前發展。但是,今天所提供的這些發動機,本身也是非常具有競爭力的,而且跟我們整體車輛的品質非常相符。當然,我們在未來的中國市場也肯定會推出渦輪增壓發動機。

網上車市:東風雷諾現在仍是一個年輕的合資品牌,但發展速度十分迅猛,僅僅半年左右的時間就推出了科雷嘉和全新一代科雷傲,下一款國產車預計將在什么時候推出?

福蘭:關于下一款國產車的問題,我想把重點放在電動車。我們的首款電動車將會在2017年底推出。它是一款轎車型電動車。推出這種轎車型電動車的原因,是因為目前現有的車型與競品相比尺寸比較大,所以希望未來推出的車型尺寸會更小一點。其次,我們可以通過這個車型來試驗一下這種可持續出行的解決方案。這款車的續航里程非常強大,并且很環保。同時,還可以跟出租車公司提議,讓他們去購買這樣的一種車型。我覺得,出租車是一個非常好的、可以向客戶推廣電動車的一個途徑,可以讓客戶對這樣一款車型更加放心。比如說,你推出一款電動車,政府可能會給這個電動車提供補貼。最后,五個人會用這個電動車。但是如果你向出租車公司提議,讓出租車去使用這個電動車,他們就會跟很多乘客講開這個電動車體驗多么好,這樣就很容易把我們的品牌和產品做一個非常好的宣傳。對于雷諾來說,可持續出行也是我們未來的一個愿景。所以,我們也希望通過出租車的這個方式,可以幫助向客戶宣傳坐電動車這樣的一種體驗。

所以這也是為什么我們希望在中國市場推出的首款電動車是轎車型的電動車。我們進入中國市場的時間不長,所以我們希望能夠保持每年推出2款新車型的節奏。這樣可以讓我們更好地實現在中國市場的增長。

網上車市:除了電動車之外,雷諾會在混動領域有何種規劃?雷諾已經有越來越多產品面向中國市場,在未來,全新一代的塔利斯曼梅甘娜R.S.會不會進入中國市場?

蒂埃里•波洛雷:不管是混合型電動車,還是插電式電動車,我們都在全球有布局,也有推出混合型電動車的計劃。2014年,我們在巴黎車展推出了一款概念車,叫做Eolab。這款B級車每100公里只消耗2升油。但最后經過測試,發現其實真正的消耗是每100公里不超過1升。同時,我們也做了其他的一些測試,比如涉及到空氣動力學,涉及到輕型的車身設計以及動力系統。所以我們在插電式的混合型電動車方面做了很多測試。而且我們現在正測試一個技術,希望很快能夠推出市場,現在也成為現實了。這樣的一種技術,之后也會搭載到B級和C級車上。

福蘭:雷諾是一個全球性的汽車制造商,市場份額達到了3.3%左右。所以,在任何方面,我們都是有可能的。說到具體的戰略規劃,無論是東風還是雷諾,都要選取重點。以中國市場為例,我們要看重點在哪里。第一個重點就是SUV市場,因為SUV市場是一個增長非常快的細分市場。所以對于我們來說,SUV車型可以作為打入中國市場的切入點,讓我們可以站穩腳跟,例如全新一代科雷傲和科雷嘉。我們現在的重點任務是要確保這些車型的銷量能夠上去。同時,我們要面臨的挑戰,其一是銷售網點,經銷商網絡覆蓋方面的調整。其二是品牌認知度和知名度,我們希望可以讓中國消費者更好地了解雷諾品牌。我們將以此為基礎,進一步擴展我們在中國市場的布局,當然未來也會推出更多的車型,但是SUV肯定還是我們首先瞄準的重點。

網上車市:2017年底,東風雷諾將推出電動車風諾E300。那么,如何去拓展租賃市場?關于充電樁建設方面有什么規劃?電動車是否會與傳統柴油車共用網絡進行銷售,還是建立獨立的經銷商?

福蘭:我們不會專門為電動車去建設經銷商網絡。當然,我們會選取潛在客戶較多的城市,因為當地的政府會給予支持,有助于推廣。武漢的自動駕駛示范區。它的實驗區內就有雷諾的ZOE,這款車擁有自動駕駛功能,在簽署的合作中,我們希望售出150臺風諾E300電動車,以此來推廣我們的電動車產品。因為雷諾集團在電動車方面是領軍企業,在歐洲市場,每四輛新售出的電動車中,就有一輛是雷諾生產的。收到的電動車方面的反饋也具有較高的滿意度,所以我們在經銷商培訓方面會很順利。當然,重復一下剛才蒂埃里•波洛雷先生講到的幾點:首先,雷諾集團在全球是電動車的領軍公司。在中國,電動車市場將是SUV市場之外的第二個重點。

網上車市:能否透露一下未來東風雷諾第一款的電動車的大小以及它的續航里程?

蒂埃里•波洛雷:關于風諾E300,我們很快就會發布一些具體的數據。至于未來東風雷諾的下一款定動車,我們和合作伙伴東風一樣,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愿景。我們希望這款車型能夠讓人們買得起。希望在實現這種可負擔、經濟實惠的同時,也能確保所有的配置和特點都能實現越級。具體數據,我們會根據中國市場以及中國顧客在未來的需求而定。(網上車市 2016年11月21日 北京報道)

相關閱讀
風諾E300
風諾E300 網友評分 : 0
參考價 : 0-0萬
VG棋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